中國人在美國做月子中心為什么很難做好做久?

2018-11-19 19:33今日鄂州

中國人在美國做月子中心,為什么很難做好做久?

  文 | 《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張榮奎與妻子羅學玲在其經營的月子中心樓前合影。張榮奎與妻子羅學玲在其經營的月子中心樓前合影。

  好多人都是通過在美國租房做月子中心的生意,但因為客源不穩定,通常是做幾單換一個地方。 

  2018年10月底,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一出生就能成為美國公民很“荒謬”,這種政策“必須結束”。“它(行政令)將會進行中。”

  “如果特朗普的這個行政令能夠落實,這將阻止中國人赴美產子浪潮。”近幾年來,這股浪潮已支撐起一條由數百家零散月子中心撐起的產業鏈。張榮奎擁有其中一家月子中心,位于洛杉磯。

  坐月子本是中國人的特色,但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媽媽選擇去美國產子。尤其是在2013年《北京遇上西雅圖》電影熱映之后,赴美產子更是成為一種流行趨勢。據不完全統計,2007年中國大陸赴美產子人數在600人左右,2010年達到5000人,2014年達到4萬,2016年超過8萬。

  依附于這一人群,做赴美產子中介以及在美國開辦月子中心做接待服務也成為一門生意。“我們是最早那一批做接待服務的,但也是最低調的。”張榮奎回憶說。

  2012年,為了陪女兒在美國上學,順便自己進修,張榮奎全家移民到了美國,定居洛杉磯。

  2012年張榮奎移居美國。

  在洛杉磯購置了房產安頓下來之后,張榮奎開始做一些中美跨境的證券交易,隨后,商業嗅覺敏感的他發現了可以在美國做“月子中心”這門生意。

  美國是一個擁有“出生公民權”的國家,所謂的“出生公民權”,指的是在美國境內出生的任何嬰兒自動成為美國公民,嬰兒的父母是合法居民或非法移民、游客,都不影響嬰兒的美國身份。這也是人們選擇赴美產子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在接受采訪時的發言,恰恰是針對赴美產子這一人群,特朗普計劃簽署一項行政命令終止“出生公民權”,即取消非美國公民和非法移民在美國境內生子,孩子出生即獲得美國公民身份的權利。

  天津的宋薇是張榮奎的一個客戶,懷有身孕的她正計劃下個月赴美產子,她早早預訂了月子中心的服務,機票、醫院等一切行程也都安排妥當。這次赴美產子對她來說本應該輕車熟路,早在2015年她就在美國有過一次生育經歷。

  盡管有人認為這僅僅是特朗普為中期選舉所造的噱頭,且行政命令能否生效也還未有定論,但特朗普的這一言行還是刺痛了像宋薇這樣的“赴美產子”群體的敏感神經,政策的不確定性讓他們擔心、糾結。

  張榮奎稱,“特朗普的言論肯定會影響到這一群體的決策,最近主動問詢的人也多了起來,他們都很擔心,都在觀察。不過對我影響并不大,在美國做月子中心本來也很難做大,對于我們來說,賺錢也不是唯一目的。”

  此外,《中國企業家》也從其他渠道了解到,一些人想著趁制度還沒落實趕緊去生,也有人表示實在不行就干脆不去了,甚至有加拿大等其他國家的生子項目也都開始借勢營銷。

  月子中心幾乎沒有實名制

  在移民美國之前,張榮奎和妻子羅學玲曾在國內創辦了榮昌洗衣、伊爾薩洗衣和拓鋪洗衣。2012年移民美國在陪伴女兒的同時,張榮奎也想找些事情干,他說“創業出來的人,從小做慣了事情,閑不住”。

  因為張榮奎和妻子還曾在中國香港生育了第二個女兒,并體驗了香港當地的月子中心服務,張榮奎希望把赴港生子的經驗復制到赴美生子之上,于是創辦了月子中心。

  “當時香港的月子中心收費很貴的,每月需要20萬~30萬的費用,住的房子也很小。”張榮奎回憶說。在他的設想中,在美國應該能比在香港做得好。

  在美國辦月子中心的模式很簡單,張榮奎只負責待產媽媽和寶寶們的吃住行。住的是張榮奎自己購置的房子;飲食方面,給待產和坐月子的媽媽配備了南北廚師,滿足他們的營養均衡搭配;在出行方面,配有專門的司機,待產家庭也可以個人租車。

  而在招待之外的醫療、保險等生育所需,則需要客人們單獨和當地醫院以及保險機構簽署。待產媽媽通常是在身孕7~8個月的時候到美國,吃住在月子中心,直到寶寶出生后的一個月,拿到護照離開,當然也有人全家移民留在了美國。在這3個月左右的時間,通常需要2萬~3萬美金的接待服務費。

 張榮奎創辦的月子中心。張榮奎創辦的月子中心。
 張榮奎的月子中心的內部環境。張榮奎的月子中心的內部環境。

  雖然模式簡單,但是實際服務卻并不輕松。張榮奎通常需要幫媽媽們每周開車去醫院產檢,碰到突發情況甚至要在深更半夜出發,而孕婦生產也面臨著各種各樣的意外,再加上中美兩國駕駛習慣的差異,張榮奎表示“都是揪心的事情,常在河邊走,總擔心會濕鞋,好在到目前為止還沒出過什么意外”。

  即便面臨這樣的風險,但是張榮奎還是很樂意做。他說自己很享受那些在自己月子中心出生長大的小朋友回美國看望他的時候的心情,而張榮奎每次回國,在北上廣深等地方也都會和這些家庭碰面吃飯,這讓他感覺“朋友遍天下,很舒服”。

  張榮奎說,“在洛杉磯同樣做月子中心接待的很多,但是實名制的幾乎沒有,因為實名的話可能會被找麻煩。月子中心能做好和做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多人都是通過在美國租房做月子中心的生意,但因為客源不穩定,通常是做幾單換一個地方。”

  相比于其他月子中心通過中介機構接單的模式,張榮奎更愿意把自己提供的場地稱為“招待會所”,客戶也大多是經過朋友推薦。對于客戶來說,能省下一筆中介費用;對于張榮奎來說,對客人背景情況更加了解。

  據張榮奎介紹,“美國人討厭的是那些鉆政策空子占用社會福利的人,而中國內地選擇赴美生子的人群大多是經濟條件殷實的人群。有電視臺的主持人、部門主任、上市公司的老板、金融從業者等等,薪資水平和經濟條件都比較高,第一胎來美國生的也很多,未來能給小孩更多的選擇空間。”

  而在赴美生子的人群中,每個人選擇的原因和關注的點也不大相同。除了直接的嬰兒出生就具有美國公民身份外,也有人看重美國的醫療技術條件和依親移民的政策優惠。

  宋薇是在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上映時,知道的赴美生子這一路徑,同時身邊也有一些在美國工作、留學的朋友在當地生孩子的參考案例,所以宋薇在2015年生第一胎的時候就選擇了去美國生子,馬上她就要去美國生第二胎。

  而另一位孕婦媽媽安瀾選擇赴美生子則是因為超出了國內生育政策規定,準備到美國生第三胎。“在國內生三胎的話會被罰錢,身邊很多朋友推薦到美國生,他們也都是美國生的。而且等孩子21歲以后,我們還能拿綠卡。”

  現在特朗普擬取消“出生公民權”,宋薇坦言,“我們現在對赴美生子這個行為的預期,已經不再重點關注身份獲得的問題了,而是醫療技術水平,中國國力正日益提升,越來越得到認同。因為之前在美國有過生育體驗,而且很順利和愉悅,這是我當下最在意的。”

  中國媽媽在赴美生子的過程中,通常會在申請簽證面簽和通過海關這兩個關鍵節點遇到審核詢問。宋薇表示,“現在我們也擔心入關會被阻止,但是我們堅持尊重當地政策法律,并且如實告訴目的,剩下的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

  宋薇們還會按照計劃赴美生子,一切順利的話張榮奎也會照常接待,但張榮奎更多把這件事當做是幫助朋友,消遣時光。

  白手起家,兄弟反目

  現在的張榮奎生活很淡然,沒有太多的奢求,種一些花草樹木。“只希望一家人能健康快樂地生活,女兒們能有好的前程。”

  其實2012年剛移民到美國的時候,張榮奎也初生牛犢不怕虎,想過把月子中心做大,甚至超越他在國內的成就。

  但是近年來,月子中心方面,美國政策在縮緊,張榮奎也聽教會的朋友講了一些不好的案例,了解了其中的風險。聽罷他便也收了心,只想著能接待一些朋友就好了。

  然而,同樣是通過長距離的遷徙走出固有生活圈,面臨周遭環境的巨大轉變,1990年從湖北只身一人來到北京的張榮奎卻是另一番模樣。

  張榮奎是湖北仙桃人,家里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三。大哥考上大學的時候,父親送大哥去上學,結果在火車站被偷了錢包。無奈只好回家砍柴幫兒子攢學費,卻又不幸砍傷了自己的手腕。當時二哥張榮耀在上高中要高考,弟弟還小,還在上初中的張榮奎只好輟學跟母親一起種地養活整個家庭。

  二哥張榮耀在經歷3次高考終于考上大學之后,張榮奎也從1987年開始進入荊州皮革廠做工。張榮奎還記得哥哥們從北京帶回來一張中國地圖,有鐵路連接著湖北和北京兩個地方,他對北京充滿了向往。

  1990年五四青年節放假,張榮奎隱瞞家里說公司出差就來到了北京。在北京站前的103路公交站附近,張榮奎看到一幅皮革廠的招聘廣告,順著指引他找到了廠址,老板問他要多少工資,他說夠吃飯就行,之后就留下了。

  在皮革廠工作期間,張榮奎經常到另一家合作廠家幫忙,順便結識了現在的太太羅學玲。1990年底,張榮奎就和羅學玲一起創業了,在西四北大街127號開啟了第一家店鋪,張榮奎負責皮衣皮具護理,羅學玲負責毛料洗燙。

  在荊州皮革廠工作的三年多時間,張榮奎學到了不少工藝。因為從小干過苦力活,張榮奎通常很快就能完成廠里的任務,之后他就去別的車間找其他朋友玩和幫忙,時間長了,他對其他工種的活兒也能熟練掌握,從制革到拋光再到制鞋等全套的皮革工藝他都會。

  1990年底開了自己的皮革洗衣店之后,很多顧客碰到各種疑難雜癥都找張榮奎來解決。張榮奎回憶,“當時全國很流行穿皮衣,來洗的全都是國外進口的衣服,結識的都是最高端的衣服品牌,再后來全國兩會賓館的衣服也都送過來洗,全國各地的領導也都來洗,火得不得了。”

  為了方便管理和擴張,1994年,張榮奎和妻子羅學玲注冊了榮昌洗衣,并把二哥張榮耀和弟弟張榮科引入公司,分別給予張榮耀20%、張榮科和妻子25%的股份。當時張榮耀一邊在北京輕工業學院(現北京工商大學)教書,一邊給張榮奎幫忙。

  在20世紀90年代,榮昌洗衣在北京就有50多家店,購買的意大利設備也都數百萬,張榮奎帶出了很多湖北的鄉親,都在北京安了家,而妻子羅學玲也帶出很多自己的兄弟姐妹,榮昌洗衣常年在《北京,您早》上做廣告,一段時間內甚至張榮奎還配了保鏢,無限風光。

  在北京之外,張榮奎還在大連、深圳等地建立分店,并定居深圳負責海外進口洗衣設備的全國調配。

  然而就在張榮奎在外攻城略地的時候,一切在悄悄發生變化。事后張榮奎回憶,“1997年6月30日,當我人還在深圳的時候,我的股份和妻子羅學玲的法人代表身份被二哥張榮耀轉至自己名下,他們是通過假冒簽名和私自刻章的方式,后來連會計辦公也搬到了我找不到的地方。”

  據張榮奎講述,在從深圳回北京之后,張榮耀提議兄弟兩人去進修,公司交給職業經理人打理,張榮奎去北大學了證券投資,張榮耀去中歐商學院學習了工商管理。“但是他進修之后就開始管理公司成老大了,還在公司成立了證券投資部,但沒幾個月就把公司資金抽走,榮昌就不歸我管了,我被架空了。”

張榮耀與張榮奎在榮昌主導權上產生紛爭。攝影:鄧攀張榮耀與張榮奎在榮昌主導權上產生紛爭。攝影:鄧攀

  因為公司主導權的問題,張榮奎和張榮耀兄弟倆曾經關系鬧得很僵。張榮奎說,“證據我都拿到了,涉及公共資產800多萬,西城區公安局刑偵隊告訴我‘只要你簽字,你哥最少判8年,但這是你哥哦’,我不能簽字啊,我做不到。”

  中間雙方也曾有過協商的過程。張榮奎稱:“2006年,張榮耀也提出只要給他1000萬就退出移民加拿大,當時華夏基金也愿意給我投5000萬,但張榮耀最終沒答應。”

  最終在父親的講和下,兄弟倆的風波終于有了短暫的平息,父親冬天清晨親自上張榮奎家門前守候開門做調解,張榮奎稱:“父親說張榮耀愿意管理你就讓他先管理吧,反正也還是咱張家的企業。當時張榮耀也簽了字承認我們是榮昌的創始人,說將來會做一個洗衣博物館,還會把創始人供起來,但是他后來把公司整個轉移到他的新公司了,當時只給了我們幾百萬。”

  然而,2009年底,張榮耀在接受中央電視臺《財富故事會》欄目采訪講述自己的創業經歷時卻表示,榮昌洗衣是由自己創辦的,當初的目的是解決家人的就業問題,包括從湖北老家投奔他的張榮奎。這基本和張榮奎說的完全是兩個版本,讓張榮奎很憤怒。

  《中國企業家》曾試圖聯系并未參股榮昌的大哥張榮齊還原當時的具體細節,但是對方以“我們兄弟現在都在大學做教學科研,沒干企業”為由謝絕了采訪。

  因為兄弟之間關系的僵化,張榮奎也喪失了對榮昌的財務主導權。2007年,張榮奎只好又創辦了新的洗衣品牌“拓鋪洗衣”,并帶著這個創業項目登上了2008年《贏在中國》第三賽季節目,現場張榮奎講述了兄弟之間的恩怨。

  雖然家族之間的事情很難厘清,但當時的導師俞敏洪、熊曉鴿、史玉柱都告訴張榮奎,忘掉過去往前看,最好的報復就是超越他,建立現代的企業制度,事先做好防范。

  張榮奎知道光憑拓鋪洗衣很難超越在全國有上千家店的榮昌洗衣了,他也想過通過投資等方式重新掌握榮昌和伊爾薩洗衣的主導權,但一直沒找到良好的契機,在遠離了一線戰場之后,張榮奎也對實業漸漸失去了興趣,轉向了證券投資。

  而如今證券投資形勢也不好,赴美產子接待也可能會遭遇政策收緊,張榮奎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了自己女兒和花草樹木身上,把越來越多的精力回歸到家庭生活。

  回顧這些經歷,張榮奎覺得做了很多善事,幫助了很多人。從最初帶到北京的湖北老鄉到現在赴美產子的朋友們,“我趟出一條路之后,帶出很多人,這就已經很知足了。”

  現在的張榮奎只希望張榮耀能從內心真正承認他的創始人身份,對于錢財也都無所謂了,他經常在美國自己的院子里呵護一些花草樹木,他形容自己“很像當時在種菜園子的劉備,說不定也會有重回一線戰場的那一天吧”。

責任編輯:李思陽

編輯推薦

公司改頭換面逃債 法官抽 2018-09-04
公司改頭換面逃債 法官抽 近日,一位市民將一面寫有秉公執法不徇私情,辦事公道深得民心的錦旗和一封感謝信送到東寶區人民法院副院長鐘守謙手中(如圖),一個勁地說:若沒有法官們的辛苦付出,我的這 【詳情】
8月70城僅廈門房價下跌 無 2018-09-15
8月70城僅廈門房價下跌 無 原標題:8月70城僅廈門房價下跌,無錫、徐州、北海環比漲幅列前三9月15日,國家統計局發布了2018年8月份70個大中城 【詳情】
臺灣新黨吁臺北市豎立慰 2018-09-10
臺灣新黨吁臺北市豎立慰 原標題:臺灣新黨吁臺北市豎立慰安婦銅像將發起“公投”中新網9月10日電據臺灣《中時電子報》報道,新黨臺北市 【詳情】
“山竹”攜暴風雨影響廣 2018-09-14
“山竹”攜暴風雨影響廣 原標題:“山竹”16日起攜暴風雨影響廣東廣深港等多趟列車停運 【詳情】

本網站由鄂州日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者建立鏡像

本網站設計已受版權保護,任何公司及個人不得復制,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特此聲明。

彩经网 石台县 | 稷山县 | 吉安县 | 大足县 | 临夏市 | 大化 | 泰和县 | 文水县 | 安溪县 | 正镶白旗 | 安吉县 | 游戏 | 曲水县 | 长兴县 | 安化县 | 雷山县 | 蒲城县 | 偏关县 | 五指山市 | 吐鲁番市 | 利辛县 | 满城县 | 小金县 | 洞口县 | 彩票 | 韩城市 | 清河县 | 如东县 | 黔西 | 安图县 | 顺义区 | 洱源县 | 淮安市 | 靖边县 | 大理市 | 宿松县 | 全南县 | 普陀区 | 彩票 | 韶山市 | 麻阳 | 宜州市 | 西峡县 | 丰宁 | 岳普湖县 | 六枝特区 | 岳普湖县 | 普安县 | 永德县 | 韶关市 | 白河县 | 隆安县 | 仁化县 | 禹城市 | 南召县 | 怀柔区 | 新余市 | 房产 | 新竹县 | 泸水县 | 广丰县 | 左贡县 | 车致 | 揭阳市 | 清河县 | 和龙市 | 儋州市 | 永仁县 | 云阳县 | 博罗县 | 自贡市 | 舟山市 | 和平区 | 资阳市 | 新丰县 | 泰安市 | 贵阳市 | 神池县 | 南开区 | 桐柏县 | 临桂县 | 泉州市 | 东宁县 | 饶阳县 | 阿城市 | 监利县 | 奉节县 | 商都县 | 荥经县 | 乳山市 | 安多县 | 香港 | 甘南县 | 太谷县 | 衡东县 | 河池市 | 张家港市 | 佛山市 | 襄城县 | 海城市 | 宝丰县 | 偃师市 | 宝山区 | 桐城市 | 兴仁县 | 汶川县 | 资中县 | 四川省 | 竹山县 | 新河县 | 剑河县 | 宜城市 | 徐州市 | 阿拉善左旗 | 德兴市 | 临泽县 | 巴南区 | 都安 | 华阴市 | 泉州市 | 慈溪市 | 沙田区 | 娄烦县 | 商丘市 | 邵阳县 | 德兴市 | 固镇县 | 泽库县 | 商城县 | 资中县 | 南召县 | 永定县 | 蓬莱市 | 雷州市 | 宜君县 | 政和县 | 绩溪县 | 青河县 | 栖霞市 | 奈曼旗 | 阜康市 | 荃湾区 | 沾化县 | 衡阳县 | 阿巴嘎旗 | 泸水县 | 七台河市 | 福泉市 | 额尔古纳市 | 长岭县 | 普定县 | 酒泉市 | 彭水 | 丰城市 | 武清区 | 金秀 | 宝清县 | 保德县 | 尉氏县 | 临夏县 | 普兰店市 | 韶山市 | 赤水市 | 罗平县 | 石渠县 | 垫江县 | 苗栗县 | 南投县 | 定西市 | 上蔡县 | 峡江县 | 辽源市 | 苏州市 | 盱眙县 | 靖边县 | 托克托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东平县 | 长乐市 | 古交市 | 湄潭县 | 开原市 | 谢通门县 | 邹平县 | 柳州市 | 武城县 | 清水县 | 哈尔滨市 | 东山县 | 嘉善县 | 玉树县 | 临澧县 | 佛学 | 柘荣县 | 大名县 | 比如县 | 区。 | 武功县 | 突泉县 | 德兴市 | 平湖市 | 东宁县 | 崇明县 | 牙克石市 | 三亚市 | 屏边 | 乌兰县 | 清涧县 | 清远市 | 石城县 | 昭苏县 | 潼关县 | 绍兴市 | 沙洋县 | 宕昌县 | 乐亭县 | 邵武市 | 横峰县 | 广东省 | 汶川县 | 雅江县 | 舞钢市 | 霍邱县 | 长春市 | 宝坻区 | 子长县 | 镇平县 | 五家渠市 | 凭祥市 | 任丘市 | 广东省 | 三亚市 | 花莲市 | 迁西县 | 大宁县 | 盘山县 | 溧水县 | 华坪县 | 安顺市 | 定结县 | 左云县 | 本溪市 | 永昌县 | 寿光市 | 同德县 | 牡丹江市 | 达州市 | 横山县 | 临沧市 | 淅川县 | 聊城市 |